拿贷款为何苦乐不均?来看一下实体企业的融资苦乐!

目前,占金融资产近90%的银行业仍是企业融资的主要渠道。自今年以来,银行业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有所提高。最新数据显示,上半年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速比同期资产增速快1.7个百分点,制造业贷款连续6个月保持正增长。

在新的融资环境下,一些企业变忧为喜,获得了丰富的资本“血液”。一些企业仍然得不到优惠,难以获得信贷支持。其中,既有实体企业转型升级的阵痛,也有银行业适应新形势新环境的努力。

实体经济中还有哪些行业是“缺血性”的?哪些企业急需输血?金融“血液”的流通渠道畅通吗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以江苏省常州市为样本,走访了不同实体的财务困难和欢乐。

为什么这些企业仍然“渴”?

一些被贴上“产能过剩”和“传统产业”标签的企业面临融资困难。当金融机构听到“钢铁”这个词时,它们仍然感到恐慌。目前,只有一些股份制银行愿意向我们提供贷款。江苏常州一家特殊钢生产企业的负责人杨明告诉记者,金融机构,尤其是大型国有银行,正迅速退出钢铁行业。

一度被贴上“产能过剩”和“传统产业”标签的特钢这样的企业很难获得银行贷款。即使企业所在的特殊钢材市场仍然供不应求,银行仍会被“钢材”的味道吓得脸色苍白。

“事实上,高端装备制造业非常需要这种原材料。”杨明说,钢铁行业有过剩的品种,但也有短缺的品种,没有一根棍子可以打死。

江苏常州银监局表示,银行普遍反映,三类企业具有最强、最“缺血”的融资需求:一是企业集团注重产业投资和运营、技术进步和并购规模经济;二是发展前景好、创新能力强、资产轻的科技型企业;第三,传统行业的中小企业。

“今年企业融资困难主要是由于市场整体贷款规模吃紧。在现有贷款高风险的背景下,一些银行总行接管了贷款权限,收紧了贷款规模,尤其是对高不良率的制造业。常州银监局局长陈荟莲表示,常州信贷“总板块”曾有50%-60%投资于制造业。然而,近年来,经济面临转型升级。那些技术和智力水平较低的车间制造企业正在走下坡路,风险开始显现,银行在资本投资方面更加谨慎。

“众所周知,转型是必要的,但传统产业的转型和升级尤其困难。”2014年,一家特殊钢生产企业收购了一家最初年产10万吨电解铜的企业。他们知道这是一个高能耗和高污染的企业,所以他们集中精力消除落后的生产能力,加快设备的技术升级,增加有效供应和制造一流的产品。“即使转型升级,金融机构也不愿意提供更多支持。企业只能依靠自己。”杨明建议对钢铁工业进行分类指导。不应该有一刀切的金融政策。对于市场上有需求的品种,应给予足够的“血液”,使企业能做好生产、研究和开发,并保证供应。

没有坏生意,只有坏生意。什么企业应该完全退出?什么样的企业需要改进他们的服务?常州群达纺织原料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告诉记者,经过几年的优胜劣汰,常州纺织行业的产能并没有严重过剩,但因为它是一个传统行业,它往往不重视。即使是一些在生产上有一定竞争力的企业,在金融机构面前,仍然被拒绝的更多,被邀请的更少。许多金融机构在做出信贷决策时,未能坚持只看企业而不看行业的原则,在理解客户方面仍存在差距。

陈说,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特点。例如,纺织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,生产周期长,成本回收慢。他建议金融机构应加强对各种企业的研究,尤其是对其所在行业的了解。只有了解了行业的发展轨迹,才能在放贷时做出更加科学合理的判断。

“在过去10年的发展中,银行一直坐以待毙,而不是做生意。他们已经习惯了大客户和平台项目。他们倾向于做容易做的融资平台和闲置的资金业务。它们偏离了金融服务对实体经济的属性,并且不以实体经济为基础。在进行信贷决策时,对制造企业淘汰落后产能、转型升级等“三消一减一补”情况重视不够,对小微企业的生产经营流程、产品技术、市场秩序和发展前景重视不够。该银行的一些固有规则和规定并不鼓励小企业和精细企业,因此带来了这些直接的问题。银行必须安定下来,形成“上菜”的服务精神,改变过去不合理的做法陈荟莲说。

资金应该流向哪里?

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中的信贷仍在复苏。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应发挥引导作用,引导银行业回归源头,重点关注主营业务产能过剩、难以获得信贷支持的行业。这些财政资源究竟去了哪里?

据了解,今年以来,常州银行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,重点将信贷资源转移到先进制造业龙头企业,支持重点企业转型升级。截至今年6月底,常州所辖光伏、高端设备制造和新材料行业的表内和表外信贷余额分别为106.9亿元、279.8亿元和54.2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10.2%、109.2%和22.3%。

江苏恒力液压有限公司是受益者之一。恒利首席财务官丁浩表示,在贷款利率方面,恒利可以享受基准利率折扣,甚至下调浮动利率。申请的大多数贷款是没有抵押或担保的信用贷款。公司融资渠道基本畅通。自2011年a股上市以来,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的比例约为2: 1。

为什么恒利得到了金融机构如此大的支持?丁浩表示,最早的公司还生产中低端同质化严重的产品。后来,公司进行了适时的转型,将重点放在了高端和中端市场。公司第一个产品的液压缸是盾构机和挖掘机的核心部件,长期以来被国外企业垄断。现在,美国西雅图隧道和常州地铁的盾构机气缸都来自于恒利。收购德国企业,在美国、日本等国家建立四个研发中心和七个制造基地,再加上一系列转型,使恒利迅速成长为市值100亿元的上市公司,成为全球最大的挖掘机和盾构机液压缸制造商,覆盖20多个国家。“产品非常优秀,走出去的步伐也很稳定。这些是吸引银行支持的关键。”

一些积极的变化正在酝酿和形成。陈荟莲表示,今年常州市企业融资出现了一些明显变化:随着中央政府鼓励发展直接融资,许多优质企业通过直接融资获得资金,融资渠道更加多元化、更加合理。资金充足,498家优质信贷客户自愿提前还款63.07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51户和3.78亿元。今年,常州主板将有5家上市公司,19家公司将登陆新的三板市场。这些高质量公司腾出的银行信贷资金可以支持更多的技术型、创业型和绿色环保企业。

根据江苏常州银监局最近的一项调查,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信贷投放已经转入复苏期。自2月份以来,辖区内制造业贷款逐月回升,6月末余额达到1377.15亿元,占贷款总额的21.21%。随着金融混乱管理的深入和平台融资的规范化,实体经济信贷投放将继续保持复苏增长的良好态势。

陈荟莲认为,总体而言,实体经济,尤其是制造业,仍然缺乏足够的动力,银行在规避风险方面仍然非常谨慎。单靠市场的自我调节不能改变金融资源的“去现实化到虚拟化”的问题。要求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在坚持市场主导的基础上,有效引导银行业回归源头,聚焦主业。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要引导银行业机构深入基层、深入企业,定期组织银企对接活动,建立金融服务咨询体系,搭建金融信息服务平台,建立重点企业支持名单,推动银行聚焦和延伸服务。

标题:拿贷款为何苦乐不均?来看一下实体企业的融资苦乐!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175.com/soft_course/21861.html